年柒

【柯王子】Eight Night Stands/一夜情未了(黑帮大佬x财阀公子[TBC])

05
这篇已经成了我攒人品专用文的感觉,周二论文答辩,求小伙伴们帮我刷人品!这!次!有!车!说好的第二夜终于!怼!出!来!了!老福特不要吞我!

————————————TBC————————

【巴基生贺】巴基•巴恩斯的发型变迁史

手机码字,欢迎捉虫
最帅气的吧唧哥哥101生日快乐呀!

史蒂夫把仍然沉睡着的人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舒丽公主说现在他们能做的只剩下静静等待巴基醒过来,结局的好坏也只有等巴基睁开眼才能知道了。

但史蒂夫清楚,他还有很多事可以做,比如给巴基梳个好看的发型,换身好看的衣服——巴基对瓦坎达的长袍很感兴趣,在踏进冷冻仓之前那几天,巴基几乎被瓦坎达的一切迷住了——“长袍的话,似乎和阿斯嘉德的传统发型很配。”手指插进巴基长长了一些的头发,轻轻地梳理,史蒂夫这样想着。

巴基一直都对自己的外形很在意,史蒂夫还记得他们俩都还是十几岁的小毛头那会儿——甚至离十六岁还有一大截呢——巴基就试着把家里所有的液体半固体糊在脑袋上,用来保持他那头又软又蓬的小卷毛每一根的朝向都按照他的意志。

“离我远点儿punk!你闻起来简直像一个月没清理过的擦鞋箱子。”还是豆芽菜的史蒂夫拼命地推开臭美地把头凑过来求赞美的家伙。

“是啦,用鞋油就是这点不好……”巴基耸耸肩,“不过反正咱们得去给大老爷擦皮鞋,就没人会关心这股子鞋油味儿到底是哪来的了不是么?”说着他揪了揪散下来的一缕刘海,然后把指尖凑到鼻子底下,这下连他自己都皱了脸。

“好吧,那我们下次来试试别的,你觉得土豆浓汤怎么样jerk?”

史蒂夫眼前出现了小小的巴基脸皱成一团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啊,总是那么在乎自己的外表,跟我说,生活已经够操蛋了,当然要活得更漂亮一点,那简直爽得像把中指竖到那个终极混蛋眼前一样。可是那会儿你就只会把头发全梳到脑后去,可你本来就是个宽脑门儿啊。”

他边念叨边认真地把巴基的头发重新分成巴基曾经喜欢的偏分,然后苦恼地发现如果让巴基继续这样靠在自己身上的话,他没办法在巴基的耳后编出一条精巧的麻花辫。但他也并不想让精于此道的瓦坎达姑娘来干这个,这时他想起来在刚醒过来那段时间,他漫无目的地在纽约游荡的时候曾看到过的亚裔姑娘,“那就试试这个吧”,史蒂夫对自己说。

折腾了十几分钟,史蒂夫才把巴基的一半头发扎成了一个不会轻易散掉的小发髻。长出了一口气,史蒂夫把巴基重新放平在床上,又理了理垂在巴基脸侧的几缕碎发,忍不住在绯红的唇角轻轻吻了一下。

“我得出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虽然很想守着你,但总有些事得去做对吧?”史蒂夫看着巴基沉静的睡颜,浅浅地笑着。“我猜你会喜欢我给你弄的新发型的,很好看,只可惜来不及帮你刮胡子了,你瞧,我也没怎么打理自己,说不定你见到我也不认识了。”说着史蒂夫牵起巴基的右手放到自己胡子拉碴的脸上,“我现在得把脸盖起来,这招还是跟你学的,你醒了可不许嫌弃我。袍子我给你选好了,公主殿下说明天就能做出来,真想亲手帮你换上……”史蒂夫觉得自己还能这样跪在巴基的床边说上一整天,可腕上念珠突然跳出的娜塔莎的投影告诉他,他真的得走了。

“好梦。”这次他站起来,吻落在了巴基的额头上。

“啊,好麻烦。”晚上洗过澡之后巴基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又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左边,放弃治疗地把两边的头发掖到耳后,心里盘算着安上新手臂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头发剪短,或者说割短。

倒不是说他有多喜欢那个风一吹头发就糊得满脸都是的发型,从道理上来说一个狙击手不该留任何会遮挡视线的发型,但是他真的无法忍受除了史蒂夫之外的任何人在他脑袋上动剪刀了,但史蒂夫的手艺……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吧……巴基嫌弃地撇了撇嘴。以前在咆哮突击队的时候他还能仗着队副的身份让福斯沃斯给他剪头发,英国佬总是有那么两门出其不意的手艺活儿,还有每次都害史蒂夫被长官揶揄的“咆哮突击队常规战备物资”——队副大人的发蜡。但现在也只有自力更生了,把头发全部拢起来然后用军刀轻轻一割,方便快捷,他这么干了好几十年呢。

“不能让史蒂夫知道我在什么都不记得的时候还会想着给自己弄个能看的发型。”他小声对自己嘟囔。

“不能让我知道什么?”史蒂夫带着满身的血气和硝烟味儿走了进来,他连换身衣服的时间都等不及就冲了回来,看到心爱的人好端端地站在那儿,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没什么,你快去洗洗,脏死了。”巴基顾左右而言他地推了推他。

“好吧好吧,生日快乐巴基,还有,欢迎回来。”史蒂夫无奈地笑着倾身亲了亲闹别扭的人,想要撤开去洗澡却又被拽了回去。

“我不嫌弃你了。”

久别重逢的恋人,一个蜻蜓点水的吻怎么够呢?

乱七八糟的黑豹REPO

意配酸爽得我全程神魂颠倒……以至于其实并没搞懂具体发生了啥……
意大利配音人员真敬业……瓦坎达语韩语都重配了呢……
陛下帅得不行!
罗斯特工……慢半拍的感觉萌萌哒!关键时刻又帅得不要不要的!
堂弟哭的我好心酸……叫艾瑞克的都是让人恨不起来的反派么?
想淋“雨”!我一定也会神经病笑的!
觉的卫队长姐夫的人设超戳我啊!amore mio是唯一让我觉的不纠结的台词,宠值破表!
舒丽丽~~~~
太后娘娘美死了美死了美死了!
陛下真的超!极!帅!
最帅的时候就是说“这栋楼我买下来了”的时候,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呢!
彩蛋一里每个人都一脸的笑而不语真的很有趣啊!
补充:
辣椒面口味和盐渍口味……的陛下……
恩巴库是冷笑话天王……
掉崖不死的都是主角没错←_←
当风光片看都值回票价一点不吹!
瞬间从宏大战争场面变喵喵互挠抱歉我笑了……
犀牛超大超可爱!
喜欢猩猩山的布置~
配乐超神了!真的无敌棒!
总之#你们对瓦坎达的力量一无所知【高深莫测,笑而不语】
以及……
巴基!!!!!!!!!!!!!!
我爱他!!!!!!!!!!!!!!
太好看了!!!!!!!!!!!!!!
他眼睛里特么的有银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滚回去舔屏了……
以上

羞答答的出本公告

噗噗:

之前说的给《论坛体:求问!如何跟奇葩室友搞好关系?》和《恋爱中的黑乌鸦》出本的事,已经落实了,经考虑,最终出了两篇文的胶装合订本——《奇葩室友们的相处之道》

先上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3a9a2fd8o5pCt4&id=564888506617

在指挥官的建议下,还是开了预售,据她所说,若非如此,以我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绝对会把过年给她儿子的压岁钱赔进去……

预售时间:2月6日(马上就到)——3月12日(好像有点儿长了)

售价为:28 RMB

因为指挥官说我写的东西不值得她付出超过一顿麻辣烫的价钱,还好她也比较能吃,不然连成本都不够……出本比我想象中的贵,我已经尽力了!

没有赠品!也没有附加番外!除了略做修正以外基本就是博客上的样子!这两个小故事在我看来已经是完整得恰到好处的了,再添补也是画蛇添足(借口),而且作为Leonard式宅女(并没有那么聪明),理所当然的社恐晚期,不好意思勾搭画手太太们……羞涩!

另外,校订的工作也是我自己完成的,已经用上了高中所学的所有文法知识了,但本人不专业,略马虎,若还是有bug,敬请见谅!鞠躬!

平心而论,指挥官对我的不看好,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以上,敬礼!占tag,致歉!

P.S. 《Who the hell is hero》一篇正在缓慢的校订中,顺利的话3月份继续出本,加油吧!噗噗!(其实也都是工作室的功劳)

【柯王子】Eight Night Stands/一夜情未了(黑帮大佬x财阀公子[TBC])

由衷感受到了人间真情与人间真爱!爱大家!但别嫌弃我产量低,目测下一更会是车……吧……谁让蠢作者为了顺口起了“八夜情”当标题……顺便诚征后面七夜的IDEA……就……姿势之类的……断腿司机为啥要自己找死……

==================================

03

虽然Jack并不在意晚饭吃了什么,但到底除了在军校的几年,他一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因而他很少会把路边快餐店选为觅食地点,确切地说是买了食物坐在街心公园的长凳上吃。旁边坐着Curtis就更为这顿迟来的晚餐增添了一丝新奇,这让Jack谈性高了许多。

 

“所以你的‘东西’找回来了么?”Jack破为难地在分量十足的烤肉卷饼上尽量优雅地下口。

 

“你觉得呢?”Curtis则是毫不在意地大口大口咬着,看上去是真的饿坏了。

 

“你的手下肯定把东西拿到了,要么就是干脆丢给了条子,我猜是后一种,你向来如此么?”Jack转向Curtis,被挂在他胡子上的饼渣和酱汁弄得皱了皱眉。“睚眦必报,自己得不了好至少要恶心死对手?”

 

“现在干什么都不容易,帮条子冲业绩也是我们业务的一部分。”Curtis用手理了理胡子和衣襟——吃Kebab没有人可能吃得干干净净,就连Jack身前的地上都掉了点饼渣菜叶。“你们‘正经’行当只会比我这水更深。”Curtis用左手在“正经”两个字上打了引号。

 

“我能知道什么呢,我只是个小小的副总经理,手里半个项目都没有那种。”Jack冷笑,“水有多深也不是一个站在岸边的人探得到的。”Jack咽下最后一口,掏出怀兜里的手帕擦了擦嘴角和手然后叠好放回去。“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礼貌疏离地站起身的样子好像之前跟他聊天的是另外一个人。

 

“谁说你可以走了?”Curtis抓住Jack的手腕把人拦住,他看起来似乎有些焦躁,眉头再次皱紧了,但很快他意识到了自己在干什么,视线飘开一瞬又看回Jack,“做戏做全套,走吧我们去夏洛伊酒店开房。”

 

“没必要,你并不需要陪我演戏,那只是一个小小的报复,之后无论是被拆穿也好,被我父亲关在家里必须跟女人上床也好,都是我自找的,我不在乎。”Jack甩了两下没有甩开Curtis铁钳似的手,只好回过头,说话的时候看着对方的眼睛以示自己的认真。

 

“如果我想呢?”Curtis手上用力把Jack拉进怀里,另一只手紧紧箍住Jack的后腰,两个人之间形成了类似舞蹈起势的姿势。“道上有句话叫‘别轻易惹到那个Everett,因为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更何况,你的确不在乎基立波的继承权,但你在乎Jack Benjamin的形象,你不用反驳,我知道你在乎,那天晚上你暴露的足够多了。”Curtis浅浅勾起嘴角,“我正在试图‘救你’,你求我的。”

 

“你!”Jack挣扎不开又下意识觉得对Curtis动手也许可行,但绝对会收到更无法预测的后果,Curtis的话更让他几乎恼羞成怒,尤其是最后一句气得眼角通红地狠狠瞪着对方,“混蛋!”

他最终放弃了抵抗,好像面对这个人他总是不得不妥协,他再次希望能穿越回一个礼拜之前,把那个因为对方收敛了气势就瞎到以为他只是个小喽啰的自己掐死。Curtis是个凶悍又聪明的猎食者,而他愚蠢地把自己送上了对方猎物的位置,此时此刻他只能祈祷对方对自己的兴趣快点过去别无他法。 

================TBC============

哭唧唧的作者正在薅头毛

【柯王子】Eight Night Stands/一夜情未了(黑帮大佬x财阀公子[TBC])

明天考试,发文求奶,虽然TBC但是求小可爱们用力奶我!
本节目标题由 @克拉德美索 大佬……提供!
=======================================
0

“父亲,请等一等,我有些事要讲。”Jack在会议室门口拦住了他日理万机的父亲。里面刚刚散会,董事会和集团的高层还没有走干净——绝妙的时机,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专门为了他的“小事”专门抽出时间。
“嗯。”果然,Silas只是发出了一个示意他讲话的鼻音,甚至连脚步都没停。
“是的,您一直想知道我的男朋友是谁,我和他商量过了,他说可以告诉您。”Jack清了清喉咙,故弄玄虚地凑到自己父亲的耳边,小声却足以让跟在父亲身后亦步亦趋的助理听到地讲了一个名字:“Curtis Everett。”随后迅速地退开,恭敬地站在半步开外,垂下眼睫,“我想他的身份足以解释为何我一直没有告诉您他是谁。”Jack的嘴角微动,扯出一个似礼貌又似嘲讽的角度——他知道,自己的恋爱对象是Curtis Everett的消息很快会传遍整个基立波集团,这正是他的目的所在,而事实的真相如何,大概只有他和那个奇奇怪怪的黑道大佬清楚。

1

“很好,我会对我父亲说我的男朋友是Curtis Everett这件事的,我想他一定会兴高采烈地把我嫁出去。”

“……您是Jack Benjamin的神秘男友,我已经把媒体那边按下了。”Edgar附在Curtis耳边轻声汇报后静立一边等候指示。
Curtis听完Edgar的汇报,想起了那个大少爷强忍着怒气微笑着一边整理衣领一边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样子。以及不能忽略的,那人除了脸色飞红以外毫无破绽的外表下,屁股里正夹着自己用过的安全套的事实。
Edgar不解地看着自家老大听完这种毫无道理的消息不仅没有丝毫生气,甚至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毛,忍不住开口问:“所以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先跟兄弟们说,Jack Benjamin是我的人,他们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了吧?”Curtis抓起自己的毛线帽站起身戴好,然后拍了拍Edgar的肩,罕见的脚步轻快地走了出去,留下一头雾水的帮会二当家思考该如何跟底下的人交代这个没头没尾的消息。

“叭叭——”和基立波集团总部大楼格格不入的黑色福特皮卡在Jack踏出楼门的时候响了两声刺耳的喇叭,Jack皱眉望过去,结果就看到了一张只能看到两只眼睛的胡子脸,那人懒洋洋地倚着车窗框朝他摆手,他低下头想要装作没看见,刺耳的喇叭声就又响了起来,一副他不过去就要继续的架势,他只能叹口气,走向那辆几乎有一层楼高的皮卡车。

“你来干什么?”基立波集团的小公子停在了不需要仰头得太厉害的位置,不自觉抱臂的动作投射出他对车上人的防备,未语先笑的唇角拉成平平的直线,站姿仍然是Jack Benjamin式的傲慢而挺拔,但外撇着脚尖,这让Curtis知道他随时准备转头走人。

“来接我‘男朋友’去约会。”Curtis把男朋友三个字咬得意味深长,说着还向后座甩了甩头。孤狼似的双眼传递着和闲适的肢体动作截然不同的威胁意味。

“……”Jack眯起眼睛赌气似的与之对视,一分钟之后他爬上了皮卡的副驾驶,灵巧利落的动作与财阀公子的娇贵人设大相径庭。

02

Jack并不想回忆关于他和Curtis初见的任何一点情节,但车里在让人无法平静的《魔鬼圆舞曲》的衬托下,尴尬得仿佛一碰就碎的气氛让人很容易就会想起一些有的没的,更别说驾驶席上的那个人无意识地释放出的让人坐立难安的气势,则轻而易举的把这些“有的没的”带到和他相关的那些部分,而他和这个男人唯一的交集就是一个礼拜前那个让人难堪的晚上。

Jack想起Joseph让人心碎的哀求,想起自己故作轻浮的笑,想起灯影摇曳下穿着破旧牛仔外套的大胡子男人,想起他们之间虚情假意的调情,想起那杯冰凉的威士忌,想起酒吧楼上意外整洁简单的小房间……

“打住Jack Benjamin!”Jack狠狠闭了闭眼在脑中对自己大吼。

“所以,我们这是要去哪?”他没沉住气地开口,也为了转移自己跑得太远的注意力。

“你以前和你那些男朋友都怎么约会的?”Curtis轻轻挑了挑右边的眉毛,用余光瞥了他一下,看似在寻求建议,但干脆地转弯的动作表明了他有明确的目的地。

“噢。”Jack意味不明地答应了一声,撇头看向了车窗外头,“大概是我喝到接近断片之后从酒吧后门溜出去,像特务接头似的碰头然后去任何一个不会有我父亲眼线的地方干一炮什么的吧。”Jack的声音很客观,客观到有些讽刺,“我还试过和他坐在电影院的前后排一起看一部爱情片,好像就是今年情人节。”

“那你们还真是……”Curtis踩下刹车,“特别。”高大的越野皮卡停在了一片老旧的厂区院子里,“你说过你是军校优秀学员?”男人似笑非笑地偏头看他,从手套箱里摸出什么丢到他怀里,Jack下意识地接住,就被熟悉的形状和手感定住了。他低头飞快地检查了一下保险和弹夹才抬头瞪向扔枪像扔一包烟似的的男人。

“证明你不是个娘们唧唧的二世祖的时候到了,我有点东西被一群傻逼毛子扣了,现在我们去谈判。”Curtis又丢给他两个弹夹,随后自己装好枪别在后腰。

“我为什么要证明?我为了打造这个形象废了多少力气你知道么?”Jack嘴上这样说着,嘴角却扬了起来,用不比Curtis慢一点的速度收拾好自己手上的铁家伙,随后看了看自己的西装,失笑着也别在了后腰。“还有,我学的是指挥专业,辅修狙击战法。”揶揄地睨了Curtis一眼,Jack率先推门跳下车。

“……见鬼的高材生。”Curtis朝天翻了个白眼,咕哝着也下了车。

“刚才搞得那么严肃,结果你报警?”Jack哭笑不得地跟着Curtis,没忍住戳了戳他的后背面色古怪地问。

“我可是规规矩矩的纳税人。”Curtis耸耸肩,又摸了摸脸上的胡子。“好饿,Kebab你吃么?酒吧后面有家很好吃的。”

“单兵口粮又不是没吃过,你别老是一副我是个吃不到神户牛肉就会捂脸尖叫的大少爷的样子行么?”Jack这次心甘情愿地爬上了副驾驶,把枪退好膛还给Curtis,“就像我没想到你这拖拉机上面会放李斯特,但我什么都没说不是么?”Jack挑挑眉笑得捉狭,Curtis顿时觉得自己的高深大佬脸有点板不住了。

==============================TBC

再次卖萌求奶ヽ(  ̄д ̄;)ノ

给林老师打尻!

林子淮:

圣诞上新,漫威Q版徽章,复联系列X战警系列均已上架,详情如图

我语气会不会太官方了……?

起床抢本

LOBO是阿夏:

 秋风送爽,丹桂飘香!各位老铁,各位父老乡亲们!
老夏我的evanstan拉郎系列小破本终于难产出来了!!
非常感谢在这期间给予我帮助的旁友们!!!
关于本子和周边比较详细的信息都写在宣图上了,我就不啰嗦了!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8360732763

【本子质量好,可以垫桌角!一本也不贵,老夏陪你睡!!】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比心!!!❤❤❤

pwp基本常识

这就是不想开车的原因……宛如要搞科研

Mathison忘川.:

完蛋这下真不好意思开车了哈哈哈我都是瞎几把写你们别在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成一匹野马


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吮(shun)吸


颀(qi)长


舔舐(shi)


餍(Yan)足


If you don't 浣肠,很大几率you will get doo-doo on the dick


cum的温度比直肠要低,毕竟高温杀〇,所以没有什么滚烫地在体内爆浆这种描写


拓张不好好做会裂


不清理会发烧


男人是有体毛的,你们不要再写吹弹可破的肌肤了我看着真的好嫉妒


写的时候随时注意身体位置,不要扭到手脚


初次建议使用传教士


刺激prostate是不会猛烈地释放的,只会缓缓地溢出来


男人不会出水,除非是ABO


尽量不要用“如你所愿”这种句子,真的很尬


不应期是存在的,没有这么快第二次


拒绝小媚娃,从我做起


总而言之,多看录影材料,不要相信小黄文


Edit:没有花心,男人没有花心,真的没有


Prostate蛮浅的,不过这个也是因人而异,但是绝对没有要进到组织结里那么深


香蕉是稍微有点弯曲弧度的,不是铁板直


Rimming之前真的要浣肠,而且舌头没有那么长,真的没有,又不是嘘嘘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