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柒

【Evanstan/盾冬衍生】重组家庭•上(Frank x Jefferson)

前言:po主忍不住对舅舅和帽子爸爸下手了

人物:

弗兰克•艾德勒(Frank Adler〈Gifted〉)[被po主强插了奇特前传的舅舅]

杰弗森•海拓普(Jefferson Hightopp〈Once Upon a Time〉)[原作没有帽子爸爸的姓于是采用了德普叔版本的姓,据说疯帽匠是家族行业。文中不是童话镇背景所以算是半AU?于是这家伙的背景被po主强插得更瞎]

玛丽•艾德勒(Mary Adler〈Gifted〉)[舅舅家的怪咖天才少女]

格蕾丝•海拓普(Grace Hightopp〈Once Upon a Time〉)[帽子爸爸的小甜心]
           
邦尼•史蒂文森(Bonnie Stevenson〈Gifted〉)[原著设定,和舅舅打过炮的玛丽前班主任,不喜慎入]
          
萝波塔•泰勒(Roberta Taylor〈Gifted〉)[舅舅的房东女士]

本章目前为止出现了以上人物,手机码字于是都用了中文,于是提前放了中英对照,不喜慎入。

——意思意思的分割线——

弗兰克一直以来最大的恐惧就是毁了玛丽的人生。法庭上那个刻薄的老头说得对,当一个天才觉得无聊的时候会怎么样他再清楚不过了,所以他想方设法的让玛丽的生活里多一些数学以外的乐趣,以至于他常常会觉得没了自己的生活。虽然这种沮丧只是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但它切切实实的存在过。可当他把玛丽送去了寄养家庭之后,他的生活则完全的失去了重心,那感觉就像他10岁的时候终于看完了书房里所有的书,只剩下一片空荡荡的茫然。

“弗兰克你绝对想不到,居然有人在这开手工帽子店!我是说这是迈阿密!”和邦尼成为朋友不是件困难的事,她有这难以形容的亲和力和完全不会让人反感的包容,这段日子如果不是她和萝波塔他没准又会变回那个长驻在酒吧靠算牌赢钱付账,每天不知道会醒在哪个姑娘或者小伙子的床上或者干脆酒精中毒死在不知名巷子里的混蛋,谢天谢地至少他再也不会碰那些乱七八糟的消遣品了,他周末还要去看玛丽。

“对不起,我有点走神了?”他被邦尼发出的怪声惊醒。

“我有个朋友,她在高年级,最近她们班上来了一个转学生,也是单身爸爸带着个小姑娘,那个爸爸居然异想天开的要开一家手工帽子店!在这!”邦尼一脸的WTF。

“well,那他肯定不出一个礼拜就会破产了,我妈都不再需要那个了,你知道,英国佬那一套。”弗兰克敷衍地耸耸肩意思意思地翻了个白眼。

“但海拓普先生长得超级帅,毫不客气地说,综合评分比你还高,因为人家不穿全是机油的老头衫。”邦尼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那他肯定不会周五晚上跑去酒吧还和他女儿的老师拼酒拼到滚上床。”弗兰克干巴巴的用他和邦尼的尴尬往事顶回了她呼之欲出的花痴。

“嘿!弗兰克,你不能这么刻薄……”邦尼告饶,“你也不能再这样对任何事情漠不关心下去了,人都得往前看不是么?”

弗兰克还是看到了那家店,邦尼那个蠢女人根本没搞懂那根本是家裁缝店,只是叫做疯帽子。从招牌到橱窗都带着和佛罗里达格格不入的哥特风格。

“OK,黑暗童话,让我们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个画着烟熏妆的疯帽匠。”弗兰克叉着腰隔着墨镜盯了橱窗里那件浮夸的收腰皮风衣和底下作为装饰的缝得七扭八歪的兔子玩偶茶话会好一会儿之后对自己说。

“小心!”没想到推开门之后他就面临着从正在倒塌的布匹里拯救店老板的局面。

“老天他的黑眼圈可用不着化妆了。”对上那双还没收回惊惶的大眼睛的下半秒钟弗兰克脑子里冒出这么个没道理的念头。

“真的谢谢你弗兰克,不然格蕾丝放学回来之后我就惨了。”穿得像个高中没毕业的朋克乐手的店老板露出和他的打扮南辕北辙的羞涩笑容,两颗尖尖的虎牙在唇边清晰可见。

“我听说她已经上高年级了,我以为你……哦,我没别的意思,我之前一直和我外甥女一起住,带孩子不容易不是么,所以只是想说作为一个单身老爸你可有点迷糊。我说得有点过了是么?”弗兰克为他莫名笨拙起来的话术在脑海里踢了自己一脚。

“没,你别这么想。我只是……只能说都是她照顾我,你看,我除了做衣服还像那么回事其他都乱七八糟的。”男人蓝灰色的眼睛里透着一股让弗兰克无比熟悉的落寞,那是他最近每天都能从镜子里看到的。

“所以你什么时候开业杰弗森?我还等着给玛丽搞一身蒸汽朋克风格的行头打发她的万圣节呢,终于不用把她打扮成‘迪士尼人物’了她会乐疯的,她从四岁就对酷这个字眼狂热得不行,我得让她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酷对吧。”弗兰克夸张地学着玛丽翻白眼的样子,两手浮夸地在脑袋两边比着那对引号,生硬地转移话题。

“你随时都能带她来,我必须看看我的模特儿,玛丽听起来是个有主意的孩子,没准我们还能讨论一下?”杰弗森喝了一口饮料,弗兰克注意到他大概还不适应迈阿密让人又爱又恨的充足阳光,不自然地眯着眼睛。

弗兰克没想到他会把最近一直憋在心里的事讲给杰弗森听,他不停地告诉自己那是对的,对玛丽再好不过了,换来了毫不客气朝脸打的一拳头和杰弗森为什么会搬来迈阿密。

故事可以简单地概括为——年少轻狂的单身爸爸惹了不该惹的人结果导致父女分隔多年终于重逢的听着像肥皂剧剧情似的故事。但杰弗森说得对,他不能把自己的懦弱和犹豫变成伤害玛丽的理由。正当他魂不守舍地思考怎么才能带玛丽回家的时候邦尼发来的照片让他放弃了所有的思考——他拿黛安的论文换回了玛丽,这听着可真他妈的是一场完完全全的成年人的肮脏交易,躺在床上的弗兰克望着天花板这样对自己说。但他一点也不后悔,不过是一场求仁得仁而已。

“老天,他可真酷!虽然他离开他的裁缝桌就变回愚蠢的大人了。”玛丽上窜下跳地跟他形容他眼里的杰弗森•海拓普,“格蕾丝就完全!一点!都不酷……不过我勉强可以接受她做我的姐姐,她把杰弗森给他做的兔子娃娃送给我了。”她举起怀里那个颇有点越狱兔风格的碎布头拼接款兔子娃娃怼到弗兰克脸上,难掩对它的喜爱,“有个男的舅妈听起来也超酷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嘿!你在说什么!我没……”弗兰克拨开脸上的兔子娃娃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惊惶结果对上了他家天才少女写着“你不要狡辩了,我都看透了”的表情。“你想泡他,刚才你一直看他,我戳你肋骨你都没感觉。”小姑娘洋洋得意地高声宣布着自己的发现,弗兰克庆幸至少自己是她的监护人,偶尔的独裁感觉也挺好的,“虽然我得承认你是对的玛丽,但我说过不要轻易揭穿你的长辈,所以我不得不通知你,今天没有数学,晚上全是文法。”他假笑着看小姑娘倍受打击的样子心里好受多了。

老实说弗兰克不擅长追求别人,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想要去追求一个人,并且和这个人发展一段稳定的感情。他不是那种寻求安定的人,更别提从小到大看着父母以及后来母亲和继父只能用畸形来形容的夫妻关系,他对“爱情”这档子事儿抱有高度的怀疑态度。

至于性,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要知道他长了一张不能说帅得天怒人怨但也只需要在吧台边一坐就有各式各样姑娘小伙前赴后继的脸,还有一副宽肩窄腰的好身材,再搭配上他与健康帅气相矛盾的忧郁气质和一点点刻意为之的幽默感,他就能够在想要寻求一些生理快感的时候无往不利。但很显然,这些酒吧约炮的技巧在想要真诚的追求一个人的时候完全行不通,所以在面对杰弗森的时候他笨拙的就像刚接手玛丽的时候一样,手足无措又硬着头皮一定要上。

“爸爸,弗兰克在追你么?”晚饭之后格蕾丝趴在杰弗森的工作台上写作业,突然发问。

“甜心你为什么这么问?”杰弗森放下手里的剪刀看向女儿。

“你知道,想方设法往咱们家凑,找尽理由约你出去,以及有意无意地讨好我?”格蕾丝单手撑着下巴,“和学校那些蠢男生看着没什么区别,但愿他没给你写傻乎乎的情书……”她耸耸肩,杰弗森想到抽屉里那封火漆封口里面用墨绿色墨水和花体字手写的信不知道该先脸红还是先清清嗓子。

“最重要的是玛丽告诉我了,弗兰克喜欢你。”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晃了晃。“你呢?你准备接受他么?”

“甜心,我们不……听着,我们还没到那个份上。”杰弗森把女儿抱到膝盖上酝酿了一下措辞,“而且你的意见永远是我最先考虑的,我们两个现在这样也不错不是么?”没人想得到那个昙花乍现就把时尚圈有“巫后”之名的女人拉下马的设计师会是这样一个温柔得甚至有点小心翼翼的父亲。

“爸爸,你不用这样,我从来没怪过你。”少女微笑着捧着父亲的脸,“你看,虽然弗兰克追你的方法挺蠢的,但我终于不用担心我去上学的时候你又被自己伤到之类的了不是么?”她微笑着亲亲父亲的鼻尖,“爸爸我爱你,你说过只要是让我觉得开心和幸福的事你都会为我做到,我也把这句话送给你。”杰弗森感动得眼眶泛红,紧紧的抱着他从小就懂事又贴心的女儿,又听到她补了一句,“不过如果弗兰克敢傻乎乎的送花给你我一定会把他踢出去的,我说到做到!”

——TBC——

十年没谈恋爱的po主表示后面怎么搞还完全没想法。

写帽子爸爸的时候莫名一直想着绿日的主唱……

评论(3)

热度(57)

  1. sue1973年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