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柒

【Evanstan/盾冬衍生】重组家庭•中(Frank x Jefferson)

本章新增人物:

伊芙琳•艾德勒(Eyvlen Adler〈Gifted〉)[外婆大人]

黛安•艾德勒(Diane Adler〈Gifted〉)[小姑娘的生母]

——意思意思的分割线——

弗兰克没有送花,他送给了杰弗森满天的星斗。

“我有时候会想,我大概的确没黛安和玛丽那么聪明,你看,我从小就喜欢看星星但我最终也没能成为一个天体物理学家。”弗兰克和杰弗森并排躺在小游艇的地板上,他们飘在大海中间,正在进行一场正式的约会。

弗兰克拿终于修好他那条“十八手”的小游艇做理由约杰弗森的时候,杰弗森答应了他,当时弗兰克站在那傻了半分钟的样子逗笑了杰弗森。

“那是因为在波士顿晚上看不到星星,你只是在望天。”杰弗森毫不客气地拆穿前哲学教授的突发矫情。

“你说的对,我总是在望天,因为没人关心我在想什么。我爸我妈要么不在家要么在没完没了的互相指责,我听得多了就直觉我不能让我妈知道我看的懂书房里那些书。”

弗兰克发现自己能毫无顾忌地对杰弗森吐露心声,他的心理医生都没办法从他嘴里掏出关于他童年和少年时期的半个字,但他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说了出来。

“所以你真的有魔法对么疯帽匠?不然我不可能对别人说这些的,这说不通。”弗兰克支起身,侧身看着那个从第一眼看到就知道和他是同类的男人。

“只有你们这些上流社会的阔少爷才有空想这些有的没的。如果你一辈子都在和怎么喂饱自己作斗争,你会知道聪不聪明是不是天才有时候一毛钱都不值。”杰弗森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对上弗兰克双眼的蓝灰色眸子里盛满了他之前仔细藏好的疯狂与戏谑,却美得让弗兰克移不开眼。

“我能吻你么?”弗兰克总是承载着忧郁的蓝眼睛此时好像晚上翻着波光的大海,他突然的提问也打断了杰弗森许久没有露头的暴戾情绪,他一时愣住了,看得弗兰克笑了起来。

“我想吻你杰夫,我在征询你的同意。”弗兰克没有等待杰弗森的答复,俯身吻了下去。

这不是一个一触即分蜻蜓点水的吻,也没有唇舌纠缠火辣激情,四片唇恰到好处的切合在一起,就好像他们两个已经吻了对方一辈子。

“我没和别人谈过恋爱所以我不太知道该怎么办,但我喜欢上你了杰弗森•海拓普先生,你愿意和我试试么?”
结束那个吻之后,弗兰克看着杰弗森的眼睛认真地问。

“我以为我们已经过了一定要说爱不爱喜欢不喜欢的阶段了……”杰弗森有点坏心眼地抬高了眉毛,但看到对方眼里的忐忑和郑重又一下子心软了,“我是说,我答应赴这个约会的时候,你的身份对于我和格蕾丝来说,就是我的男朋友了。”他说完舌尖还没来得及舔到有点发干的嘴唇就被他的新任男友逮到,这个吻就是“更成人一点”的那种了。

两个人早上回到岸上的时候被萝波塔带着出来玩的两个小姑娘的热情迎接,弗兰克一手一个地接住了小炮弹的冲击,回头给了杰弗森一个“你要怎么谢谢我”的内涵表情,换来对方毫无威慑力的瞪眼。

“所以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萝波塔总是那个在关键时刻提醒他的角色。“还准备这么得过且过下去么?玛丽的事情才过去没多久你准备让法庭再因为你和别人搞基的事情再找你的茬,顺便再拖累杰弗森一把?”而这种时候她说话又总是毫不客气。

“我……”弗兰克苦恼地耙了耙头发,“你知道我那点儿钱除了给玛丽存的教育基金剩下的都砸在我那艘船上了。况且我真的喜欢我现在的生活,我发誓如果我真的回去当一个该死的哲学教授玛丽会因为我不够酷抛弃我的。”
萝波塔只是冷冷地抄手看着他。

“好吧好吧,我会去做点投资什么的,然后马上从你的房子里搬出去!”弗兰克举手投降,最后还是忍不住赌气地说了一句多余的话,结果就是被女房东朝着肚子捣了一拳,他还得配合地演出疼痛的样子。

弗兰克之所以混成现在这个样子,一部分原因是他除了好好扶养玛丽之外没有任何的目标,另一部分原因则是他不敢低估伊芙琳的手到底能申多长。他不刷信用卡,不交社保,甚至领薪水用的都是萝波塔的账户——这就是为什么他会是个独立修船工,被伊芙琳的刻薄律师老头在法庭上指着鼻子说Loser——他小心翼翼地隐藏行迹,他做到了,整整六年,但他不能为了所谓的保护变成另一个伊芙琳把玛丽锁在家里。现在一切说开了,也许也是时候改变一下了。想到这,弗兰克露出了志在必得的表情。

“你在打什么主意?”杰弗森怀疑地看着说要出趟门把玛丽托付给他的弗兰克。

“没什么,就有点事要处理一下。”弗兰克下意识地含糊其辞。

“我以为你知道我才是那个做事不择手段的人,你显然在心虚,你将要做一些你觉得会让我讨厌你的事。”杰弗森已经开始习惯于不在弗兰克面前掩饰他的尖锐,他逼近自己的男朋友,眼珠快速地细微转动,不放过弗兰克脸上任何一丝变化。

“我打算去趟拉斯维加斯,我需要一笔钱作为启动资金,既然我准备和你安定下来,我总不能还像现在这样不上不下地赖着对吧?”弗兰克很顺手地两手搂住杰弗森的腰,笑着亲了亲他块戳到自己脸上的鼻尖。

“我可以借给你,你没必要去赌。”杰弗森听懂了他的打算,他重新站直看着弗兰克的眼睛说。“就算你算牌的手艺再好,赌场也不会放任你圈他们的钱的。”说话的态度意外地带上了一丝凝重。

“我又不是准备捞多大一笔,而且干一票就撤。算牌也不是出千,只有我一个人最多也就是提高赢的概率而已,不会出事的。”弗兰克也不是丝毫不懂行的愣头青,他认真地给杰弗森解释,但杰弗森的态度越发怪异,甚至脸色看起来比平日还差了一些。

“你跟我赌一把,如果之后你还要去我不会拦着你。”
弗兰克知道杰弗森曾经当过魔术师,他花哨的洗牌切牌手法也证明了这一点,穿着黑色领口襄红边衬衫银灰色收腰西装马甲的男人仿佛在做一场表演,他蓝灰色的眼睛一直看着弗兰克灵巧的手指却丝毫没受影响地上下翻飞,把那副已经有些旧了的扑克玩弄得服服帖帖,一时间他觉得自己有点渴。

但他没有想到他的男朋友还是一个手段高超的老千。他就懒洋洋地坐在工作台对面,洗牌时挽起的衬衫袖子也没放下,但没道理的牌面就是一次次出现在他们的牌局上,甚至弗兰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底牌在一次发牌之后就被换走却完全没意识到。

“这只是荷官的基本手法,你想像不到压场的老千能做到什么地步。”又一次满不在乎地翻出一副同花顺,杰弗森单手撑着下巴淡淡地说,但弗兰克敏锐地捕捉到了他声音深处隐秘的颤抖。

“我就是因为这个……”杰弗森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咙,“有人知道我出千,然后做了个套,这就是那个所谓的‘出了点事’,别拿自己去赌一个万一,这和你在酒吧打牌不是一个概念。”杰弗森总是软绵绵的音色变得沙哑,他双手掩面声音轻得弗兰克要很仔细听才听得清。

“我听你的,我不会去了。”弗兰克长出了一口气,绕到工作台后面把杰弗森搂进怀里让他的额头抵着自己的肚子,温热的手掌一下下轻轻抚着怀中人的后脑勺。“老天你可给我出了道难题,也谢谢你让我知道我以前是多侥幸。”他轻声说着,“需要我把塞蕾妮蒂抵押给你么?鉴于你即将成为我的债权人?”他逗笑了他怀里的人。

“它已经是我的了,你不能把我的东西抵押给我。”杰弗森瓮声瓮气地说,没有抬头,但环在了弗兰克的腰上的手不客气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

——TBC——

如果够甜请不要大意地留言告诉po主

口吐魂

评论(4)

热度(36)

  1. sue1973年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