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柒

【巴基生贺】巴基•巴恩斯的发型变迁史

手机码字,欢迎捉虫
最帅气的吧唧哥哥101生日快乐呀!

史蒂夫把仍然沉睡着的人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舒丽公主说现在他们能做的只剩下静静等待巴基醒过来,结局的好坏也只有等巴基睁开眼才能知道了。

但史蒂夫清楚,他还有很多事可以做,比如给巴基梳个好看的发型,换身好看的衣服——巴基对瓦坎达的长袍很感兴趣,在踏进冷冻仓之前那几天,巴基几乎被瓦坎达的一切迷住了——“长袍的话,似乎和阿斯嘉德的传统发型很配。”手指插进巴基长长了一些的头发,轻轻地梳理,史蒂夫这样想着。

巴基一直都对自己的外形很在意,史蒂夫还记得他们俩都还是十几岁的小毛头那会儿——甚至离十六岁还有一大截呢——巴基就试着把家里所有的液体半固体糊在脑袋上,用来保持他那头又软又蓬的小卷毛每一根的朝向都按照他的意志。

“离我远点儿punk!你闻起来简直像一个月没清理过的擦鞋箱子。”还是豆芽菜的史蒂夫拼命地推开臭美地把头凑过来求赞美的家伙。

“是啦,用鞋油就是这点不好……”巴基耸耸肩,“不过反正咱们得去给大老爷擦皮鞋,就没人会关心这股子鞋油味儿到底是哪来的了不是么?”说着他揪了揪散下来的一缕刘海,然后把指尖凑到鼻子底下,这下连他自己都皱了脸。

“好吧,那我们下次来试试别的,你觉得土豆浓汤怎么样jerk?”

史蒂夫眼前出现了小小的巴基脸皱成一团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啊,总是那么在乎自己的外表,跟我说,生活已经够操蛋了,当然要活得更漂亮一点,那简直爽得像把中指竖到那个终极混蛋眼前一样。可是那会儿你就只会把头发全梳到脑后去,可你本来就是个宽脑门儿啊。”

他边念叨边认真地把巴基的头发重新分成巴基曾经喜欢的偏分,然后苦恼地发现如果让巴基继续这样靠在自己身上的话,他没办法在巴基的耳后编出一条精巧的麻花辫。但他也并不想让精于此道的瓦坎达姑娘来干这个,这时他想起来在刚醒过来那段时间,他漫无目的地在纽约游荡的时候曾看到过的亚裔姑娘,“那就试试这个吧”,史蒂夫对自己说。

折腾了十几分钟,史蒂夫才把巴基的一半头发扎成了一个不会轻易散掉的小发髻。长出了一口气,史蒂夫把巴基重新放平在床上,又理了理垂在巴基脸侧的几缕碎发,忍不住在绯红的唇角轻轻吻了一下。

“我得出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虽然很想守着你,但总有些事得去做对吧?”史蒂夫看着巴基沉静的睡颜,浅浅地笑着。“我猜你会喜欢我给你弄的新发型的,很好看,只可惜来不及帮你刮胡子了,你瞧,我也没怎么打理自己,说不定你见到我也不认识了。”说着史蒂夫牵起巴基的右手放到自己胡子拉碴的脸上,“我现在得把脸盖起来,这招还是跟你学的,你醒了可不许嫌弃我。袍子我给你选好了,公主殿下说明天就能做出来,真想亲手帮你换上……”史蒂夫觉得自己还能这样跪在巴基的床边说上一整天,可腕上念珠突然跳出的娜塔莎的投影告诉他,他真的得走了。

“好梦。”这次他站起来,吻落在了巴基的额头上。

“啊,好麻烦。”晚上洗过澡之后巴基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又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左边,放弃治疗地把两边的头发掖到耳后,心里盘算着安上新手臂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头发剪短,或者说割短。

倒不是说他有多喜欢那个风一吹头发就糊得满脸都是的发型,从道理上来说一个狙击手不该留任何会遮挡视线的发型,但是他真的无法忍受除了史蒂夫之外的任何人在他脑袋上动剪刀了,但史蒂夫的手艺……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吧……巴基嫌弃地撇了撇嘴。以前在咆哮突击队的时候他还能仗着队副的身份让福斯沃斯给他剪头发,英国佬总是有那么两门出其不意的手艺活儿,还有每次都害史蒂夫被长官揶揄的“咆哮突击队常规战备物资”——队副大人的发蜡。但现在也只有自力更生了,把头发全部拢起来然后用军刀轻轻一割,方便快捷,他这么干了好几十年呢。

“不能让史蒂夫知道我在什么都不记得的时候还会想着给自己弄个能看的发型。”他小声对自己嘟囔。

“不能让我知道什么?”史蒂夫带着满身的血气和硝烟味儿走了进来,他连换身衣服的时间都等不及就冲了回来,看到心爱的人好端端地站在那儿,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没什么,你快去洗洗,脏死了。”巴基顾左右而言他地推了推他。

“好吧好吧,生日快乐巴基,还有,欢迎回来。”史蒂夫无奈地笑着倾身亲了亲闹别扭的人,想要撤开去洗澡却又被拽了回去。

“我不嫌弃你了。”

久别重逢的恋人,一个蜻蜓点水的吻怎么够呢?

评论(4)

热度(49)